不能讀取jquery 体彩20选5最新开奖结果

【一周“紀”錄】退休領導行差踏錯,人生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
2019年4月21日 09:38

  前天,2014年8月退休的中國鹽業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、董事長茆慶國接受審查調查。

  本周三,2013年12月退休的安徽省公安廳原副巡視員王輝接受審查調查。

  本周一,安徽省水利廳原黨組成員、紀檢組組長方衛星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,他于2017年11月退休。同日,江西廣播電視臺原黨委委員、副臺長張曉建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,他也已退休……

  也許是在任時以權謀私,退休后問題暴露;也許是退休后“余熱”不散,利用在任時的關系和影響力謀取私利,晚節不保。老來行差踏錯,“平安著陸”是奢望,更可能的結局,是一場人生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。

  今天,來講幾個扎心的晚年故事。

  一

  門庭冷落鞍馬稀,便知舊事如流水。——這不是我想要的退休光景。

  我1968年參加工作,從一個車間工人干起,勤勤懇懇數十年,一步步晉升,最終成為年營業額超百億的國有大型化工企業的一把手。遙想我在位那些年,鮮花著錦、烈火烹油,身畔賓客往來、友朋環圍,金錢名利也如潮水般滾滾而來,淹沒了我的理智。

  再光鮮的人生,都會因衰老而黯淡。2013年9月,我退休了。茶涼得很快,大部分所謂的朋友,借口工作忙幾乎不和我來往了,我知道他們去另攀高枝了。

  幸而還有人惦記著我。退休后沒多久,就有一個公司邀請我去擔任顧問。這個公司,和我曾經任過董事長的集團有業務關系。我在國企工作幾十年,知道《國有企業領導人員廉潔從業若干規定》有一條規定:“國有企業領導人員離職或者退休后三年內,不得在與原任職企業有業務關系的私營企業擔任職務。”但我興許是老了,一時忘記了,或者故意沒想起來。反正我在那個公司擔任了8個月顧問,領了20多萬工資。

  紀委找上門來時,我明白這一時刻到來了。在崗時受賄、給親屬謀取不正當利益,退休后違規任職……賬一筆筆地算,我的往后余生,都算進去了。

  我工作45年,退休3年,之后的數年,將在監獄里老去。

  門庭冷落鞍馬稀,便知舊事如流水。如今我才知道,其實這也是一種幸福。

  二

  我不喜歡擠地鐵,地鐵站里樓梯上上下下的,我腿腳不麻溜。

  我也不喜歡等公交。我們那旮沓冬天老冷了,半天等來一趟,一幫老大爺老大媽虎了八嘰的就往上擠,我這把老骨頭,擠不過他們。嗯,雖然我也是個老頭子,但我和他們不一樣,我好歹是個副處級干部。注明一下,退休5年了。但是退休的領導就不是領導了嗎?

  我是有車一族,開一輛三十萬大幾的轎車。這么高貴的座駕,我老伴是打死也不讓買的。我退休前手里有點權,和一些企業打過交道。有一家公司說我每天坐公交上下班老辛苦了,非要借輛車給我們處室用。我看這車賊好,反正擱那沒人開,落灰多可惜,就整來試試手。退休后,他們也沒找我要。

  我也稀里馬哈,就把這車當我自己的整了。突然有一天紀委聯系上我,說我違規占用企業車輛,違反了中央八項規定精神。

  然后就是退還占用車輛,背了個黨內嚴重警告處分,還上了全網公開通報。現在百度我的名字,有個專門介紹我的百度詞條,就短短一句話:“某某某利用職務影響,在退休期間長期違規占有和使用某企業轎車,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,占用車輛已退還。”歐了,我工作一輩子,就留下這么一段子。

  現在每天出門坐公交,心里很知足。和車上這些老大爺老大媽有啥區別,其實我也是個平凡的老頭子。平凡真好。

  三

  我59歲的時候,有點瘋狂。

  那是我仕途的最后一年,我腦中總有一個聲音:權力不用,退休作廢。

  我是個愛惜羽毛的人,以前對那些朋友和老板的請托,我都謹慎對待,怕惹火燒身。但馬上退了,就顧不得許多了,我開始幫那些人辦些事,但從來不收他們的錢。我的理念比較先進:要把權力期權化。

  退休后,回報如期而至。曾經我幫過的那些人,都開始大大方方孝敬我。我到我兒子的公司充任總顧問,公司經營的房地產項目有點小不合法,我出面請以前的下屬在審批、立項這些事上幫助幫助,還幫我兒子偽造對外貿易合同、虛構向境外支付費用騙來審批文件,騙購了4000多萬美元的外匯并匯至境外。我知道這有點瘋狂過度了,但組織上應該不會注意我這么一個已經退休的、沒權的、無害的老人吧?

  我還是想錯了。

  到今天為止,我已經在監獄里待了一年十一個月。我將用余生所有時間,去償還退休前后那片刻瘋狂。

  四

  我在公園跟拍白枕鶴的時候,接到了前同事的電話,想找我當面談談。

  談話的意思大概是,以前單位宣傳室“長槍短炮”啥都有,現在我這個宣傳室主任一退休,這些器材也都跟著消失了。單位要求我說明一下情況。

  還能說明啥,我把器材還回去不就完了么。我回家拿了一部單反和鏡頭,返還給單位。

  幾天后,我從華夏東極拍完日出回來,又接到紀檢組的電話,說要跟我談談。

  還是器材那檔子事。他們說單位給宣傳室配備過一臺佳能高清攝像機和長焦鏡頭,問我這些設備在哪兒。

  我哪兒知道在哪兒,要問問前任局長去,抓著我這個退休小主任不放是幾個意思。

  回家后我想了一宿。攝影雖好,但是安全第一。第二天我主動到單位,忍痛割愛歸還了佳能高清攝像機。

  可是單位還不罷休。他們在庫房中梳理核查了好幾天,找到了購置器材的清單和固定資產登記賬冊,認定所有器材都在我手中保管使用,從未轉交出去。

  現在網上有句話怎么說的?“啪啪打臉”。“鐵證”面前,我就被啪啪打臉。我只能再次割愛,把我退休時捎帶回家的那些寶貝相機、鏡頭、三腳架全部還給單位,這次,真的連個鏡頭保護殼也不敢留了。

  但是為時已晚。他們給了我處分,黨內嚴重警告。我干了那么多年宣傳干部,最后自己成了反面宣傳典型;我拍過那么多攝影作品,拍不出心里的悔意。事情過去后,我再登上華夏東極,這次不拍日出,我拍了黃昏。“最美不過夕陽紅,溫馨又從容”,這樣的晚景,怕是要舍得放棄一些東西,才配擁有吧。

  舍棄什么呢?大概是在崗時做一杯干凈芬芳的清茶,退休后,主動涼下自己這壺茶,淡出江湖,不留“傳說”。

  以上故事純非虛構。欲知下周大事,且聽下回分解。(子不歇)

來源: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

体彩20选5最新开奖结果 三分快乐十分计划 极速彩票快乐十分 广东快乐十分每期预测 四川时时 今日湖北快三走势图专家预测 青海西宁快三开奖 幸运飞艇计划八码计划单期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方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四川一定牛 浙江省12选5任五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