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讀取jquery 体彩20选5最新开奖结果

【上海解放70周年】找到你了,居永康家的“小毛頭”
2019年4月20日 09:32

  “我一直記得小時候,父親和我們講,人要老實本分,工作要踏踏實實……”

  找到你了,居永康家的“小毛頭”

 

  65歲的居振強扭頭看向了窗外。他家窗臺上擺了一排大小不一的玻璃瓶。春日陽光穿過這些瓶子,在他深色的毛衣上打出五彩斑斕的光影。這讓我一時恍惚。于我而言,這確實是一段“時光穿越之旅”。

  1959年10月1日,《解放日報》上刊載了一張照片,講述了一位普通工人居永康,全家從一條破船上搬到了曹楊一村居住的故事。

  如今,老居一家怎樣了?那一次搬家,對居永康的一家產生了怎樣的影響?我想找到居永康,或者他的兒孫,聊一聊這些往事。經過一番努力,我最終找到了照片里的“小毛頭”——眼前的居振強。

  望著照片里的居永康,居振強說:“如果父親還在,今年已經101歲了。”

  寅豐毛紡織廠在哪?

  《解放日報》在“慶祝建國十周年畫刊”上刊載的這張照片,配文如下:“十年來,上海新建了各種住房四百六十八萬平方米。在市郊辟建了曹楊、控江、鞍山、長白等三十四個新村。寅豐毛紡織廠工人居永康一家,解放前住在一條破船上,解放后搬進了曹楊新村。”

  這張照片中的居永康,身穿長褲和白色長袖襯衣,衣袖卷起。他的妻子身穿綠色上衣坐在床沿,照片中還有3個孩子,其中一個女孩約摸四五歲,另外兩個孩子年紀尚小,看不出性別。

  線索就這么多。要憑這只言片語在偌大一個城市找人,談何容易?

  人能走動,廠子相對固定一些。我決定從居永康的工作單位——寅豐毛紡織廠入手。

  在網上搜了一下,“寅豐毛紡織廠織造分廠”的地址是曹楊路1451號。問了一些曹楊地區的老居民以及對上海紡織工業比較了解的老人,又有了一些新信息:有人說,寅豐毛紡織廠在“蘇州河游艇會附近”;有人說,廠子在“莫干山路M50附近”;還有人說在“昌化路橋附近”。

  曹楊路1451號現場已是一個大工地,施工銘牌上寫著“軌交14號線工程土建6標真如站”,工地周邊是一些已關門的海鮮商行、水產公司大閘蟹批發區,顯然正在經歷一場地區轉型。

  “昌化路橋附近”和“莫干山路M50附近”其實是同一個地址。在那片區域,路的一邊是在建的天安陽光廣場,另一邊就是M50。現代和文藝氣息交織,和紡織廠搭不上關系。

  最后一站,我去了大渡河路160號上海游艇會。這個地方在古北路橋下面,像一個公園。

  實地探訪找不到,我開始想其他辦法。在1994年出版的《上海毛麻紡織工業志》一書中,我終于找到了關于這家毛紡廠的資料。

  寅豐毛紡織廠建于1938年,當年是農歷丁寅年,故定名為寅豐。創辦之初,這家廠專為福新面粉廠織制面粉袋。1950年8月,這家廠接受國家加工訂貨。1953年10月,還是首批承接出口蘇聯呢絨任務的企業之一。1966年10月改名為國營上海第十毛紡織廠,1979年9月恢復原廠名。關于這家廠的記錄,到1992年底便戛然而止。

  老居一家還在曹楊新村

  我后來想到,不如通過朋友聯系曹楊新村街道看看。街道宣傳干部思路非常活絡:我們可以發條微信,大家一起找!很快,“大美曹楊”微信公眾號上,一則特殊的“尋人啟事”發了出去。帖子發出去不到一小時,后臺已有不少留言:“我有他們家一套照片!”“住曹楊一村×××號×室,去找找看”“有需要聯系我”……

  寫第一條留言的是街道檔案館的工作人員。在他那兒,我確實看到了居永康的很多其他照片:入住曹楊新村前,一家人在船上的最后一次午餐;在眾人的鼓掌歡呼中,和妻兒站在新居前合影;搬進新房子后,興高采烈地布置房間……“這個人當時肯定是先進,是勞模,好多資料照片拍的都是他!”寫第二條留言的是居永康家的老鄰居,留言里提供的地址是我最終找到居永康家的關鍵線索。

  有了地址就好辦。我直接找到了曹楊一村源園居民區黨總支書記潘斯一。潘書記早年當過兵,行事爽快,一口答應:“老居嘛,我知道,是個老黨員,現在還住在那個老屋里,我帶你去見他!”

  潘斯一說的“老居”,是居永康的另一個兒子居振強。上門拜訪并不順利,幾次敲門都沒人應——據說老居夫婦倆有時去兒子家帶孫子,不住在這里。走訪撲了空,但潘斯一一路給我講了不少曹楊新村的故事。

  曹楊新村是新中國第一個工人新村,始建于1951年,次年竣工。1952年6月25日,114位勞動模范和先進生產者代表遷入曹楊一村,他們在各廠工人的敲鑼打鼓歡送中,乘著十幾輛卡車來到這里。“當時,工人模范們胸戴紅花,被簇擁著走進新家。要搬進來也不容易,條件非常苛刻,還要經過政審的。”

  曹楊一村,一共有50多棟蘇聯式的農莊建筑。這種房子冬暖夏涼,通風、采光都很好。每棟小樓原來是兩層,后來又加了一層,每層三個房間,一樓一大兩小,二樓三樓兩大一小,大間22.6平方米,小間13.8平方米,一戶人家住一間,每層樓廚衛合用。老居家的房子位于曹楊一村“二工區”,是底樓大間,有獨立衛生間。

  這家人的故事漸漸清晰

 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清晨,我接到潘斯一的電話:“今天老居在家,和他約好了,趕快過來!”

  居振強家22余平方米被隔成了兩間小屋,南側一間小屋是臥房,床鋪上鋪著一條上世紀的“國民床單”,上面的圖案是只鳳凰。北側一間是客廳,廳里窗明幾凈,陳設簡單,一張八仙桌、一個大櫥、一張沙發、一臺電視和一臺電腦,電視柜上放著一個還在走的三五牌座鐘。

  居永康是2000年因腦梗過世的,當時82歲,他的妻子走得更早,1998年過世。自1952年遷入曹楊一村以后,居永康帶著妻子兒女,在那間小屋子里生活了近半個世紀。

  居振強告訴我,寅豐毛紡織廠確實在蘇州河畔、昌化路橋附近,只是上世紀90年代已關停。“父親原來是廠里的機器檢修員,是個勞動模范,母親也是那個廠里的織布工人。”在居振強的描述里,這家人的故事漸漸清晰——

  居永康是從蘇北隨著父親來到上海的,因沒有地方住,就一直住在一條破船上。他13歲就進了工廠當學徒,后來去了寅豐毛紡織廠,是廠里最早的一批工人之一。此后他一步步自學,兢兢業業,成了廠里技術過硬的機修員,也在廠里收獲了愛情,廠里還給他安排了新家。

  彼時正值上海紡織工業的上升期。《上海毛麻紡織工業志》中記載,新中國成立之初,全國流行卡其列寧裝、中山裝,上海毛紡行業調整產品結構,開發精紡產品和大眾化粗紡產品。1951年,全行業實現利潤944萬元。

  居振強告訴記者,《解放日報》老照片中的“一大二小”3個孩子,并不是居永康的全部子嗣。在更早的一張照片中,居永康夫婦和孩子在遷入新居前,最后一次在船上吃飯,照片中有4個孩子。居振強排第五,出生于1954年。

  “我記得很清楚,那時候房間里的家具只有一張桌子和一個櫥,其他地方都擺上床鋪被褥,用來睡覺。”后來,兄弟姐妹們漸漸長大離開,這間老屋里只剩下了居振強夫婦倆。

  “父親沒有什么故事,一輩子就是干。我一直記得,小時候他和我們講,人要老實本分,工作要踏踏實實,不論家里外面都不能說謊。我這一輩子,也一直遵循著父親的教誨。”居振強說,自己1970年到1976年期間在四川當過6年兵,1973年入黨,退伍后回到上海工作,換過單位和崗位,5年前退休。

  歷經近70年風風雨雨,工人新村最近準備要進行成套改造了。“希望讓住戶們住得更舒服些。”潘斯一說。

  采訪結束,我走出居振強家。路上車水馬龍聲不絕于耳。我扭頭回望了一眼曹楊一村,樹葉細縫中透過的陽光照射在外墻上,留下一個個迎風搖動的圖案。

來源: 解放日報

体彩20选5最新开奖结果